未分类

最新版本咪宝云盒下载

   紧接着苏昊就走向了阵法当中的其他那些光芒的光柱,然后那些光柱,就像是,被一根针,所扎破的气球一样,就那么,突然的,在空间之中,完的,变成了一道一道,微弱的光芒,消失不见,然后,就彻底的,那样的,再也看不到了,这个过程,非常的快,简直,快到如电闪雷鸣,一般,让人,猝不及防,谁也不清楚,究竟,这样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哪怕是,在苏昊不远之处的,那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也是,没有能够看清楚,没有,能够看明白,更不要说是,那些,透过冰霜屏幕,来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件事情的那些妖兽,对他们,更是,非常非常的,觉得不可思议。

   本来他们的主上已经说过根本不足,为惧有很多的办法能够对付那个小子,能够让那个小子根本没有办法破解第二个阵法,反正对于他们这边来说,无论如何就是有着很多的优势,有着那种根本让人觉得没有办法,能够抵抗或者没有办法能够解决的那些优势。

   但是事实上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他们完没有发挥出来任何的优势,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那个阵法好像是一点一点都没有任何价值一样,结果就是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说实在的,虽然说他们对于这个阵法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一点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也能够明白他们的主上根本没有必要欺骗他们,也就是说那个少年实在是太过于厉害了,以至于在这样的阵法面前或者说是这样的阵法在他面前完就是不堪以及不值一提的存在,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让人看起来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反正不管怎么说现在那个阵法已经消失了,那么可能,或者说其他程度上也就是没有用那个办法来对付那个小子的可能性了,所以所有人都是齐刷刷的,望向冰霜王座上的那个存在,也就是,它们的主人。

   不过此时此刻他们主人似乎也是并没有想要给他们任何答案,或者说任何可能让他们立刻就觉得有办法解决什么的那样的说法,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冰霜王座上的那位主任,非常的面色冷峻,可以说刚才的那一幕看得也是相当的糟心,所以说,并不能在立刻就缓过来那种情绪,其实此时此刻又怎么能说,只有这些冰霜大殿当中的妖兽是这样的,苏昊身旁的那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也是一样的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本身不是一个普通的存在,所以能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清晰的知道究竟是这个阵法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也是能够知道想要破解这个阵法,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那个苏昊却在那么简单的情况之下,用那么简单的方式就已经做到了。

   就好像他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特别复杂的阵法,不是一个足以杀人于无形,将人搅成碎末的那种巨大的恐怖的绞肉机器,而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便一掌拍碎的玩具罢了,这让人觉得简直是充满了一种幻觉,当中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真的如果不是,自己还算是一个见过很多世面的存在,那么,真的就会想要找人掐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

   这一瞬间忽然意识到苏昊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但是奇怪的是自己所来自的那个地方,也并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号少年。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或许听说过你。”

   不过想了想对方也可能只是非常低调,一直以来也不对外宣扬自己什么的,在他的所在的位面,这种天才也是有的,所以便是好奇的想问问对方叫什么名字,虽然说这种非常非常低调的存在,未必是那种喜欢将自己的大名成天挂在嘴边的那种随便都能说出来的人,但是有一点就是哪怕是一句姓名,也是可以通过姓氏,来知道对方的出身的。

   因为,对方能够,这么厉害,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差不多,是可以进行判断的。

   在这一点上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还是觉得自己非常有信心的,因为这种事情到底也是难不倒,本身就是有着很多的人脉和很多的信息,到这个时候自然可以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了。

   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

   “我们没有认识的那种必要吧。”

   听到对方的提问,苏昊是大概能够知道对方此刻心中的想法和疑问,还有为什么要问自己的姓名,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判断一些什么,不过对于苏昊来说,也是没有什么必要和理由给对方解释自己的来历和出身什么的,所以说自然也是不打算告诉,就要直接的,迈步离开这个地方,反正,这对于他来讲,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和这个女孩子之间,有什么纠葛之类的,完不是苏昊想要的,也不是他想的,并不觉得,有什么给对方解释的那个必要,因为那样,实在是,太麻烦了。

   “嗯,我跟你说话呢,还是回答一下比较好吧,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叫何云儿。你要是觉得只有你自己说出名字这样的事情不公平的话,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用这种公平的方式来互换姓名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是什么了。”

   发现苏昊根本没有告诉自己姓名的那种意思,这个女孩子立刻便是来到了苏昊面前,非常快的自报家门,反正对他来讲说出这样的事情是一件很平常的情况,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而且觉得刚才之所以对方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来历什么的,也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先报上姓名。

   某种情况上来看,这好像的确是一件不应该的事情,所以也并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心存介蒂,反正现在的目的是为了知道苏昊姓甚名谁,至于什么别的心里不舒服的什么事情就不去想了,在这一点上还是有着充分的那种意识的。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苏昊却是摇了摇头。

   “没有必要,你告诉我你的姓名,我就要同样的告诉你我的姓名,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青山绿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我们就是从这分别吧。”

   因为刚才短暂的那些时间的相处已经非常清楚,对方在某种程度上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你不给一个确切的,关于对方所提出问题的那种答案的话,那么是肯定不可能就那么算了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的是,要将事情说明白讲清楚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要明确的告诉对方,自己没有兴趣和他交换姓名什么的,玩这种没有意义的游戏,那么就让他死了这条线,然后让自己离开,至于说对方要去做什么事情,那么做好一点都不在意,也是没有任何兴趣去问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的,这点和自己完没有关系,毕竟这个被冰雪覆盖的森林是非常非常的,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不知道,到底受了多少的资源?有着多少的神秘的所在,自己也是不知道,那么对方要探索什么,那是对方的事情和自己无关,至于说,这个森林,就在中门的附近,这件事情在苏昊心里并不能当成一个是这个森林,也是这个宗门的一个产物,或者说是一个财产的一部分。

   现在对于苏昊来讲,还没有,形成那种认知,所以说对方在这里究竟要干什么也不关他的事情,对于作画来讲是要看看这个地方这个森林当中的妖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以说,那些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别的事情,目前优先级,不在前面。

   “既然你实在不想说你的来历,那也就算了,但是我问你,你是不是也是被那条矿脉来到这里的?”

   看出来对方实在是不想说出自己的来历和身份那么继续纠结是没有什么意义,主要最重点的问题是自己现在是并没有那个能力去问对方或者是逼问出对方关于对方的来历之类的,在这一点上是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继续纠结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说还是问问对方的目的就好了,如果说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目的性的话,那么或许可以联手去做,毕竟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是有着一定的危险性,并且也未必一定能够做到的,那么选择和另外的一个人联手的话,或许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才是一个明智的想法,这在这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看来,是一个非常智慧的行为,虽然说对方看起来是挺厉害的,也是让人觉得挺了不起的,但是,选择和自己联手的话,总归是没有错的,谁不希望能够很好的去做一件事情,而不是那样,有着一种麻烦的方式去做事呢,反正在这种事情上,自己是觉得这样做非常好的,想必对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或者是觉得自己这样想是有什么问题呢?所以说既然不能够在直接询问这方面上,获得对方的那种想要和自己说出来的那种打算,那么就在这种利益的共同点上寻求合作就好了,反正一直以来对于他们这些大家族的人来说,利益是最重要的,是永远要摆在最前面的,能够联手好好做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去独食,更何况这种事情上,这件事情他做的事情上也是,挺难吃独食的,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牵扯太多了,也是没有那个基本的可能性的。

   面对这个问题,苏昊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或者说不觉得这个女孩子所说的问题是自己认知当中的,因为根本就不了解对方在说什么,或者说对对方所说出来的话觉得相当程度上的,有些云山雾里,不过随即便是想起来似乎之前那个长老,也就是自己刚刚收的那个属下,似乎也是说过同样的话,有过同样的那种说法。

   如此看来这个地方里面确实有着一个让人非常垂涎的矿脉,对于这种大家族的子弟都是一个充满着诱惑的那种存在,所以说才会来这里进行探索,想要看看能不能得到任何的好处。

   只是对于对方邀请自己这样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那种想要和对方进行联手探索的意图,其实原因是非常明显的,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可以还有犹豫的,或者说是还要考虑的那种情况发生,如果说一直以来那个存在是连那个长老都没能去好好的探索的,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那个存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矿脉,肯定是有着非常强烈的危险,以致让对方。也是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既然是有这样的顾虑,那么,这个女孩子自己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女孩子,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别人的议论,或者是什么呢,然后,便是有着那种探索的精神,想要,在这里来,打打前哨,或者之类的。

   这种事情其实苏昊也是见多了,这种大家族的子弟总归是有这种探索的精神,否则的话,也是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记住,这种相对比较危险的地方。

   虽然说能够确定对方应该是有什么样的了不得的本领,或者说是在各种各样的情况之下,能够处理各种危险的事情,否则的话也是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把来到这里,但是要知道,虽然说有那样的存在,也不要忘了,只有他们的这些天才单打独斗之类的,就能在这里,进行的非常好。

   反正苏昊是非常清楚,对方应该是独自而来,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帮助,不过是想要找自己联手罢了,但是那种情况对于自己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自己根本不打算去帮助别人。

   毕竟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根本没有那个余力去做那样的事情。

   同样是没有义务去做那些事情。

Author

头像
11821863@qq.com

芒果视频色版下载

2022年11月16日

炮炮视频黄版抖音

2022年11月16日